2021年已走進9月,目前來看,外貿形勢依然具有不確定性,多數出口紡織企業對下半年訂單持謹慎態度。據分析,我國紡織品服裝出口面對的積極因素主要包括全球經濟增長預期進一步改善,國際市場需求有望繼續回暖。與此同時,面對的風險因素依舊存在:國外疫情尚未得到全面有效控制,局部反彈可能對國際市場複蘇形成沖擊;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大幅波動,加大紡織原料等前端産品采購風險;國際海運價格上漲也將深刻影響運輸成本;此外,貿易摩擦、彙率波動等因素也對後勢造成影響。紡織外貿企業能否順利化解不確定風險,穩住訂單,站穩市場,是當前至關重要的問題。
訂單回流能否持續
當前,歐美市場逐步回暖,消費需求日益增長;受疫情影響,東南亞、南亞國家的紡織企業出現停産,産能受到很大限制,由此大量歐美訂單回流至我國,紡織企業接單量增長明顯。
廣西一家主要從事針織服裝出口業務的企業負責人談道:“爲了按時保質完成訂單,車間開啓了24小時連續作業的高速運轉模式。”他介紹,企業主要以加工生産毛衣爲主,産品出口歐美市場。今年上半年訂單入手很多,截至7月底,已交貨360萬件,總貨值達1700多萬美元,産量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25%。目前車間每天能生産1萬多件産品,因爲訂單暴漲,有部分訂單需要外發加工。
“目前接到了從印度回流的訂單,以色丁面料爲主,總共200萬米,數量還行。”生産彈力面料的一家浙江企業負責人說到。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上半年接到的很多订单是东南亚紡織服裝企业的转移订单,但是随着全球疫情发展趋向稳定,这些订单仍会外流。”江苏一家负责开发外套加工业务的工作人员谈到,今年下半年接单情况并不理想,很大程度是由于一些东南亚、南亚国家纺织业产能恢复,特别是印度、孟加拉国的出口有所复苏。
“去年的情況比較特殊,我國在疫情暴發後最早組織複工複産,在很多國家還處于疫情比較嚴重的情況下,正常的生産無法進行,而海外客戶等不及了,只能到中國來下單。”這位工作人員講到,眼下國外疫情有所緩和,東南亞、南亞國家的産能恢複了,客戶就會追隨過去。
他表示:“按時保質按量交付訂單是把更多資源留住的前提。今後公司會積極落實提高産能和生産效率的相關事宜,以滿足訂單的生産需求。”

此外,我國出口紡企還需突出産品的獨特性和不可替代性,注重技術含量,強化創新力度,增強客戶黏性。只有這樣才能站穩國際市場腳跟,穩住訂單。


前端采購風險加大
在國際市場複蘇的加持下,全球性通脹導致的各類上遊紡織原材料價格迅速拉升。
據了解,自今年6月下旬以來,棉花價格開啓新一輪趨勢性上漲,至今累計漲幅超15%。雖然滌絲價格開始逐步回落,但6月底漲勢再起,在7月底一度接近今年最高價。氨綸類産品市場需求量一直不少,價格也絲毫不見下降的迹象。此外,羊毛價格也創下多年來的新高,下半年秋冬市場需求將拉動羊毛價格繼續上漲。
今年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幅度較大,對于産業鏈上遊的企業來說是好的,如果能傳到終端對中下遊企業影響也不大。但目前的情況是,前端産品成本提價未能有效傳導到成品的出口價格上,因此,大部分提價成本都由産業鏈上的各中間環節承擔,相當一部分出口紡企面臨壓力。山東一家面向歐美市場的童裝加工企業負責人講到,六七月棉花、棉紗價格大幅上漲,有的出口訂單甚至倒貼費用,因此接單、排單、交貨的積極性不高。
“近段時間的原材料價格是兩年內最高的。接不到訂單也沒有關系,不然自己也會虧損,畢竟服裝加工出口賺的是薄利。”他表示,目前企業已經開始有選擇地接單和生産。比如,一些新品利潤較高,可以承受目前高企的成本,就優先做;常規産品和老産品訂單,由于利潤薄,就可能等到適合的價格時再做,不然就暫時擱置觀望。

“七八月以來所接訂單以歐美發達國家爲主,主要針對聖誕節、複活節旺季市場,表現爲數量大、利潤薄。很多都是爲了保生産才接的,只要成本核算下來不虧,還是會接的。”廣東一家負責休閑裝出口業務的負責人談到,當前原材料價格上漲致使企業不得不提高訂單報價,但是提價以後,不少海外客戶選擇減少或取消訂單,爲了能生存下去,企業無奈只能按照原價接單,這也加重了訂單微利的局面。


物流成本持續高企
海運費暴漲、貨櫃短缺已經成爲當前所有紡織外貿企業面臨的最大難點和堵點。
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相關負責人表示,造成這一現象的主因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疫情持續反複加重,導致船期或取消或推遲,海員流失嚴重,貨物積壓滯港,一櫃難求。國內“黃牛”猖獗也進一步推動運費飙升。
據介紹,今年自年初以來,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密集調研,分赴江浙、福建、江西、河南、湖北、吉林等地走訪企業。談及海運費問題,各地紡織企業反映多的爲美國航線問題比較嚴重,航線運費居高不下且仍在不斷上漲,其他地區表現尚可。
“5月時有紡織企業反映一個集裝箱貨櫃已經從正常時期的3000美元升到1萬多美元,今年以來上漲幅度超過150%,運費占貨值的比重已經達到40%至50%。到了七八月,江浙、山東紡企反映,到美國的貨櫃已經升到2萬多美元。”這位負責人談到,紡織企業受海運價格升高影響,利潤嚴重縮水,陷入零利潤甚至虧損的狀態。“很多大企業都是在咬牙堅持,更不用說中小企業的境況。”
比起運費上漲,一櫃難求、訂不到貨櫃的問題更爲突出,嚴重影響紡企交期和信譽,導致因誤期而背負違約風險。有的紡企不得不加錢找“黃牛”,物流成本進一步增加。
目前運費上漲的勢頭依然沒有回落的迹象,爲了保住訂單和市場,不少中小紡織企業在苦苦維持,資金回籠時間不斷增長。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近日表示,商務部已會同交通運輸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市場監管總局等單位,在增加集裝箱供應、提升海運運力、加強國際合作等方面積極采取措施,攜手共同應對挑戰。據了解,當前各地也加大了對中小企業的航運服務保障,幫助企業降本減損。


(來源:中國紡織報)